哪里有卖番石榴种子的公司?

小说:哪里有卖番石榴种子的公司?作者:安成石乙更新时间:2019-04-23字数:74902

2月13日消息,《大西洋月刊》发布文章详述了亚马逊给美国的贫穷城市带来的影响。围绕亚马逊第二总部落户地的激烈争夺战引发了一些争论,而该公司在低收入地区快速的仓储扩张却没受到多少关注。亚马逊确实能够迅速帮助那些地区解决高企的失业率问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像圣贝纳迪诺这样的地区贫困率却出现上升了,居民的生活水平不进反退。所以说,带来就业就一定是好的吗?

A cardboard box on a conveyor belt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2012年,当加州圣贝纳迪诺迎来了一个表面上看很好的消息的时候,这个社区仍未从经济衰退的阴霾中走出来。跨国网络零售商亚马逊要当地开设一个面积达95万平方英尺的配送中心,雇佣1000多名员工。这是该公司在加利福尼亚州设立的首个配送中心之一。“这个机会很难得,很美妙。”圣贝纳迪诺市长帕特·莫里斯(Pat Morris)当时如是向当地的一家报纸表示。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和几年里,亚马逊在圣贝纳迪诺这一洛杉矶以东60英里的城市及其周围大幅扩大了它的覆盖范围。该公司现在在内陆帝国区(Inland Empire,与洛杉矶接壤的沙漠地区,覆盖里弗赛德和圣贝纳迪诺的县区)设有8个物流中心(存放商品,然后进行包装出货的地方)以及一个分拣中心(由配送区域整理包裹的地方),雇用超过1.5万名全职工人。这种运营扩张给该处于困境的地区带来了生机,为它创造了其极其需要的就业机会和税收。在圣贝纳迪诺,2012年失业率高达15%,如今则只有5%。

然而,在很多方面,亚马逊对于圣贝纳迪诺而言都称不上“难得且奇妙的”一个机会。工人们说,在该公司的仓库工作十分辛苦,压力很大,很少有人能够坚持做足够长的时间来获得所提供的福利,其中很多福利要他们在公司满一年或更长的时间才能够获得。亚马逊所创造的工作有一些是季节性的或临时性的岗位,工人因而处于不稳定的境况:他们不知道自己每周要工作多少个小时,或者他们的工作安排是什么。工人们称,尽管该公司确实支付超过最低工资的报酬,并提供像学费补助、医保和股票期权这样的福利,但是其工作的性质决定了他们与许多的福利无缘。对于亚马逊提供的工作岗位,前任市长帕特·莫里斯表示,“这比起以前倒退了,但也比我们原本的处境要好得多。”

有新岗位就是好的吗?

圣贝纳迪诺只是全美众多正面临同样的问题的社区中的一个:有新的工作岗位就是好事吗?这些地方通常都位于大型城市的郊区,已经失去了零售业和制造业的工作岗位,而且很多都仍未从经济衰退中恢复过来,在不顾一切地吸引经济活动。这往往意味着它们要互相争斗,以便吸引像亚马逊这样的公司。亚马逊正在迅速地在全美各地扩大物流中心网络。但正如圣贝纳迪诺的经历所表明的,亚马逊可能会加剧市领导原本希望能解决的经济问题。在圣贝纳迪诺,生活在贫困中的人口比例在2016年是28.1%,这是人口普查数据最近的一年,而在亚马逊进驻之前的2011年是23.4%。2016年的家庭收入中位数为3.8456万美元,比2011年的水平低出4%。亚马逊配送中心周围的这种贫困现象,不仅仅发生于加州内陆——根据非营利政策研究组织Policy Matters Ohio的报告,在俄亥俄州,有10%的亚马逊员工领取食品救济券。

亚马逊在圣贝纳迪诺的配送中心

亚马逊的到来,对像35岁的加布里埃尔·阿尔瓦拉多(Gabriel Alvarado)这样的人来说是苦乐参半。他在2013年开始在亚马逊的圣贝纳迪诺配送中心工作,时薪12美元,他希望这份工作能够帮助他支撑他的新太太和两个继女的生活。他告诉我,亚马逊是一个压力很大的工作场所,经理会责骂员工行动不够快,就一份薪水微薄的工作而言这是难以忍受的。(亚马逊的发言人尼娜·林德赛告诉我说,和大多数公司一样,亚马逊也有绩效要求,它也会让专业教练帮助那些表现不佳的人取得改进。)

与此同时,加布里埃尔39岁的哥哥何塞就在街对面工作,在杂货连锁店Stater Brothers的仓库里做同样的工作。那里的1000名工人有工会组织,拥有完整的医疗福利、养老金和退休人员医疗福利。起步工资为每小时26美元,但许多员工的工资比该数字要高得多,因为Stater Brothers实施了一项激励计划,在这个计划中,那些超过平均速度的拣货员工——做与亚马逊的工人类似的任务——会得到奖赏。在Stater Brothers的薪水,足够何塞·阿尔瓦拉多养活他的妻子和四个孩子。当他的儿子被诊断出患有罕见的贫血症时,他的保险也能够涵盖所有的医疗费用。

虽然加布里埃尔在亚马逊做着同样的工作,但他得为医保腾出更多的钱,赚到的钱比他哥哥要少得多。加布里埃尔告诉我,“我知道我哥哥做的是同样的工作,但是在经济条件方面,他有更高的信用卡额度,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而我则是勉强过日子。”他曾试图到Stater Brothers工作,但未能如愿。他说,除了亚马逊或者与亚马逊有业务关联的公司,当地没有什么别的雇主可选。2016年,他利用亚马逊的学费补助报名考取商业驾驶执照,工作日工作周末上课。但他能找到的最好的工作是为第三方承包商工作:给亚马逊开货运卡车。“要么选择亚马逊,要么一无所有。”他跟我说。

像加布里埃尔这样的人缺乏其他工作机会,凸显了这些社区在决定提供税收减免和激励来争取亚马逊在它们的城镇建造仓库时所面临的问题。如果这些地方没有迎来亚马逊的新物流设施,它们也不会迎来像Stater Brothers这样的愿意进驻,也愿意为不要求大学学历的工作岗位支付两倍或3倍于最低工资的薪水的公司。对于很多地方来说,并不是要在亚马逊或者其他更好的雇主之间做出选择。相反,它们面临的是选择亚马逊,还是一无所有。“从某个角度来看,亚马逊的仓库被认为是对社区有利的,但这仅仅是因为它们的处境,因为它们如此缺乏更好的机会。”倡导可持续社区发展的非营利组织“地方自力更生研究所”联合主任斯塔西·米歇尔(Stacy Mitchell)指出,“从中可以看出,我们的经济在为人们提供有意义的、宝贵的机会方面做得有多么地糟糕。”

圣贝纳迪诺前市长莫里斯告诉我,2012年,亚马逊似乎是一个大救星。那一年,圣贝纳迪诺的失业率为15%,房屋价值自2007年以来下降了57%,市政府面临着4500万美元的预算赤字,要在8月份申请破产。他说,“亚马逊进驻的时候,不管有什么样的工作岗位,都是好的。”但是,该公司所提供的工作反映出了圣贝纳迪诺在过去几十年的经济发展变化。他指出,“在一定程度上,相比过往,家庭的生活水平实际上倒退了。”圣贝纳迪诺过往的工作岗位大都有工会保护以及良好的福利待遇,它们分布在Kaiser钢铁厂、圣达非铁路维修站和诺顿空军基地。而如今,像亚马逊这样的公司创造的工作岗位工资更低,没有工会保护,要养家糊口,得多个家庭成员一起工作,而不是一个。

随着亚马逊继续快速增长,更多的社区处在与圣贝纳迪诺一样的境地——在就业机会短缺之时,不顾一切地吸引新的工作机会,即便它们的待遇远远比不上过去的工作机会。尽管招募新的配送中心的努力比吸引亚马逊第二个总部落户的竞争没那么受关注——它的第二个公司总部预计将增加5万个工作岗位——但那些其他的物流设施加起来也会创造大量的工作岗位。根据供应链和物流咨询公司MWPVL International的数据,亚马逊现在在美国共计设有342个营运设施,其中包括物流中心、Prime枢纽和分拣中心,远远多于2007年的18个。亚马逊在2016年在美国雇用了18万人,去年也表示计划在2018年年中之前增加10万个福利保障完整的全职岗位。该公司是物流业快速发展的一个缩影,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在网上订购商品,该行业日益蓬勃。该公司正在增长状态,即便是在它已经进行广泛布局的地方:它在圣贝纳迪诺附近已经有八个物流中心,但是亚马逊最近宣布将再增加两个,再创造2000个工作岗位。

工作环境压力巨大

亚马逊允许访客参观它在圣贝纳迪诺的其中一个仓库,去年年末我前往探访,尝试了解它的配送中心是如何运转的。该内部代号ONT2的仓库是一座庞大的建筑,整洁的混凝土地面向各个方向延伸,覆盖大约16个足球场的面积。亮黄色的岗位将建筑物的各个不同区域分开,各区的员工们负责不同的工作任务:拆开货物包装,将商品摆放在货架上,将商品从货架上取下来,或者将从拼图到灯泡的各式各样的物品打包到亚马逊无处不在的棕色盒子中。输送带覆盖整个设施几英里的范围,不断地各个楼层之间传送商品。

对于当地居民来说,开始在这个仓库或像这样的设施里工作似乎是一件幸事。时薪约12美元,每周工作40小时,全职工作的收入高于该地区的许多其他工作人员,福利也比业内许多其他的工作要好。但是,工作人员必须整天站着或者四处走,而且休息或吃午饭的时间并不足够。他们压力很大,得达到一定的生产目标,如果没有达到目标,就会被“书面”处罚——遭到解雇的第一步。他们被允许的休息时间非常短,如果休息超时,就会被记名,即便他们处在生病状态。这些信息来自于我对10位现任和前任亚马逊员工的深入采访。这些员工在圣贝纳迪诺仓库、亚马逊在加州莫雷诺谷、印第安纳州杰佛逊维尔、华盛顿州肯特的配送中心和分拣中心工作。亚马逊曾因雇用兼职的临时工被起诉。除了一人以外,我所采访的全都是全职员工,他们也不认为直接为亚马逊工作有多好。作为一名工人,亚马逊在印第安纳州的现有职员约翰·伯吉特(John Burgett)在博客“亚马逊解脱”(Amazon Emancipatory)上详细介绍了自己的经历。他告诉我,“这是一项让人身心俱疲的工作。他们在社区中要小心行事——每个人都认识在那里工作的人,没有一个人说它是个好的工作场所。”

亚马逊仓储物流设施在美国和其它地区的增长情况

许多开始在亚马逊仓库工作的人都是从“拣货员”做起。这类人员需要穿梭于在亚马逊仓库的巨大货架来拣货,从手持扫描仪读取信息,将在线订购的物品放入黄色的箱子。扫描器为拾取仪会根据商品存放的位置给拣货员提供一定的“拣货”时间,扫描仪上的蓝条会倒计时所剩下的完成任务的时间。比拣货工作略好的是上货。“上货员”需要将运到亚马逊的货物摆放在货架上,以供拣货员按照顾客订单拣货。其他的员工是“包装工”,他们从黄色的箱子取出物品,扫描物品,按照计算机的尺寸推荐取出纸箱和封箱胶带,包装顾客订购的物品,最后将包装好的纸箱放到快速运作的传送带。

我采访的工作人员指出,这些工作的问题不仅仅在于他们会让人十分疲惫,或者单调枯燥乏味,还在于亚马逊给他们施加了巨大的压力,以促使他们持续不断地加快工作速度。很多员工提到害怕被“记名”和失去工作,这将会把他们推向别的收入更低、福利更少的工作岗位。如果拣货员没有在一定时间内拣完货,他们就会被记名。如果他们在卫生间休息过长的时间,他们会被记名。如果他们没有像大多数员工一样走得那么快速,或者表现得没那么好,他们就会被记名。“你总是会觉得‘我做得不够,我需要多做一点,"那是他们的商业模式。”伯吉特说道,“不断地试图加快速度,试图避免被记名——会给你带来心理上的影响。”这种压力不仅仅限于仓库工人,2015年《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详细描述了亚马逊白领员工也遭遇心理逼迫的企业文化。

另一名男子,曾在莫雷诺谷工作的一名木匠,他说,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亚马逊将上货员摆放一件物品的时限从6分钟削减到4分12秒。因为他还在亚马逊工作,所以不愿意透露姓名。“他们把工作弄得像《饥饿游戏》一样,”他说道,“我们实际上就是这么称呼它的。”工人们要与平均时间竞争,所以本质上他们是在相互竞争。他指出,那些跟不上平均水平的人就会被记名,然后解雇。

另一位在莫雷诺谷的员工,在亚马逊做拣货员已经有两年半的时间。他说,该公司会不断地给工人的扫描仪发送信息,告诉他们加快工作。他们将举办诸如“Power Hour”的比赛,以鼓励员工尽可能地努力地去赢取奖品。最近的奖品是曲奇饼。另一次,Power Hour的获胜者获得抽取礼品卡的机会。“我不想要曲奇饼或者礼品卡。我愿意接受,但我宁愿要基本生活工资,而不是上厕所的时间都要被计时。”他说。他现在跟父亲住在一起,因为他和女朋友还租不起房子。他不想透露姓名,因为他希望在亚马逊得到晋升。

在圣贝纳迪诺的仓库,一位亚马逊工人在存放商品

我在莫雷诺谷采访的一位女士说,在该公司工作令她心里一直很紧张,导致她出现心理问题。她目前还没有恢复过来。她也不愿公开姓名,因为她在起诉亚马逊。她指出,在由于心脏问题去了急诊室后,她因为工作时长不够而被记名。另一方面,她说,她在亚马逊挣了足够的钱来购买她的第一辆新车。“这就是人们不愿意辞职的原因——薪水。”她称,“人们会说,‘你可以用任何一种方式对待我,因为这是我们在莫雷诺谷能够赚到的最多的钱。"”

我还采访了一位从拣货员一路晋升到管理层的亚马逊员工。现年34岁的大卫·科内克(David Koneck)是圣贝纳迪诺仓库设立时亚马逊雇用的首批工人之一。当时,高中毕业而不是大学毕业的科内克在经营一家公司,致力于为高中生进行诊断测试。这项工作在政府预算因为经济衰退而削减以后变得并不稳定,所以当亚马逊宣布要招人的时候,他马上去求职。对于他来说,一些福利很有吸引力,比如医疗保险和一个允许他和妻子在他们的首个孩子出生后带薪休产假的计划。他一开始是上夜班的拣货员,9个月内便获得晋升。他告诉我,那些都是不错的工作——供职期间,他和他的妻子在加利福尼亚的希斯皮里亚购买了他们的第一间房子。(公共数据显示,该房子的价格为18.25万美元)。他指出,公司给了他很多晋升和接受不同领域培训的机会。在该公司工作了两年之后,他又被提拔了,进入了管理层。如今,他是一名运营经理。“我当初想要来这里,取得尽可能多的东西,一路走来十分顺利。”他告诉我,“公司一直以来都给我提供正面的支持。”他现在正试图帮助其他的同事在亚马逊实现晋升。

亚马逊表示,许多员工有着类似于科内克的经历。据亚马逊发言人林德赛称,在肯塔基州的一个仓库,有超过100名员工在亚马逊工作超过15年。但我所采访的工人说很少有员工工作超过一年。他们认为,亚马逊会在员工即将工作满两年的时候裁掉他们,因为满两年的话要向他们授予股票期权。(林赛表示,保留员工为他们提供发展机会,非常符合亚马逊的利益,因为公司的增长如此迅速。)那位前木工说,员工称工作快满两年的员工是“行尸走肉”,因为他们在努力地避免被解雇,但其中很多的人最终都难逃厄运。伯吉特写道,“只有极少数在一线的员工能够连续工作两年。”有意思的是,他估计只有约5%的新员工获得股票期权。“你只有两个选择,”加布里埃尔·阿尔瓦拉多告诉我,“你厌倦了——厌倦了试图赶速度,厌倦了被记名——或者你因为用完无薪假期什么的而被解雇了。”林德赛透露,员工们刚开始会有10个小时的带薪休假,实际上就是休息一天。员工们称,大部分员工每周上四班,每班10个小时,每个工资周期只能获得一点带薪休假时间,这意味着可能要几个月才能休息一天。

“当我们想到亚马逊进驻并创造大量的工作机会的时候,那些工作的质量又如何呢?我们也应该仔细研究这一点。”在芝加哥的伊利诺伊大学大城市研究所的研究员贝思·古特利斯(Beth Gutelius)指出,“有些时候,这些城市远郊的地方确实非常需要工作岗位,你不能否认这一点,但它们也确实需要想想工作岗位的质量。”她曾写过有关芝加哥郊区的仓库行业的论文。

工会组织不起来

圣贝纳迪诺现任官员认为,亚马逊的存在带来的影响是积极的。新市长凯里·戴维斯(R. Carey Davis)告诉我说,自从亚马逊开设第一个仓库以来,这座城市已经出现了许多的利好。例如,该公司向当地的学校和慈善机构捐赠了数十万美元。他说,“圣贝纳迪诺市发现,亚马逊一直是圣贝纳迪诺市的一个非常好的邻居和私营合作伙伴。”内陆峡谷地区发展处和圣贝纳迪诺国际机场管理局的执行主任迈克·伯罗斯(Mike Burrows)称,亚马逊的存在已经向其他的城市发出了信号:圣贝纳迪诺是一个很好的落户之地,拥有称职的工作者和有效率的市政府。这有助于在这片诺顿空军基地曾经使用过的土地上创造就业机会。根据内陆峡谷地区发展处的数据,亚马逊近期超过了Stater Brothers,成为当地的第一大雇主。Stater Brothers在该片诺顿空军基地占据的土地上曾经是最大的雇主,拥有2000名员工。现在,亚马逊在圣贝纳迪诺有4900名员工。

亚马逊的到来可能对于内陆帝国地区的其他行业可能是利好,但它对于个体居民的影响似乎不太积极。虽然仓储是内陆帝国地区过去十年增长最快的行业之一,增加了3.58万个就业机会,但该区域的私营部门平均年薪也是全国50个最大的大都市地区最低的。地方自力更生研究所的一份报告发现,亚马逊提供的薪水比内陆帝国地区的平均薪水低出11%;《经济学人》杂志的一项类似分析也发现,亚马逊运营的地区的工人工资比在其它地方的同类工人的工资少10%左右。

在各个城市设立物流中心的时候,亚马逊有可能会成为市政府官员希望它会扮演的救难英雄角色。亚马逊或许会变得更像Stater Brothers——提供更高的工资,奖励员工提高效率,而不是惩罚落后的员工,以及支持组建工会。它或许会像Stater Brothers对待何塞·阿尔瓦拉多那样对待它的员工。在Stater Brothers工作了11年之后,何塞不打算离开。他也是该公司垒球队的一员。他告诉我说,“这份工作能够让我支撑起我的整个家庭,过上很不错的生活。”这与他的弟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是,那将需要亚马逊的商业惯例发生大幅的改变,这可能会不利于它继续取悦已经习惯于获得免费配送和廉价商品的消费者。(亚马逊的电商业务很多时候都处于亏损状态,该类业务需要靠其他的业务部门提供补助)。“为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提供更多的机会是一件好事。”芝加哥研究者古特利斯指出,“如果工作质量好一些,如果有一些真正的晋升通道,那就更好了。”

到目前为止,促使亚马逊改变其劳动惯例的努力并不成功。代表Stater Brothers员工的Teamsters Local 63的业务代表兼董事兰迪·科尔甘(Randy Korgan)告诉我,他的办公室经常接到想要组织工会的亚马逊员工的电话。但组织起来很困难,因为亚马逊仓库的人员流动率很高,而且人们会担心因为发声而丢掉饭碗。在印第安纳的亚马逊工人伯吉特跟我说,他曾一再试图在他所在的仓储中心中组织工会。员工流动率很高,因此难以将他们组织起来。他说,亚马逊的临时工一心想着争取获得全职工作,因此不会加入工会,而全职员工也不会工作比较长的时间,所以也不愿加入。他联手当地的服务业雇员国际工会(SEIU)和Teamsters一起发起工会的组织,但是从未取得任何的进展。他告诉我,每当亚马逊听到有关推动组织工会的传言时,它就会召集一个特殊的“全体”会议来解释为什么工会不适合物流中心。(林德赛表示,亚马逊实行开放政策,鼓励员工直接向管理团队提出关切的问题。“我们坚信这种直接的联系是理解和满足员工需求的最有效方式。”她在电子邮件中写道。)

加布里埃尔·阿尔瓦拉多也表示,在了解到自己的工作处境与哥哥大相径庭以后,他和一些朋友谈过在圣贝纳迪诺建立工会的事宜。他说,亚马逊很快就召开了一次会议,询问工人们希望他们的工作进行怎样的改善,但是工人提出的建议鲜少被执行。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亚马逊仓库有工会组织。2014年,位于特拉华州米德尔敦的一家亚马逊仓库的工人,以21比6的投票结果反对加入国际机械师和航空工作者协会。伯吉特认为,这些结果是他在博客中所说的亚马逊“运转顺畅且资金充足的反工会机器”造成的。

城市弱势,亚马逊强势

在张开怀抱欢迎亚马逊仓库落户之前,社区们还可能会因为许多其他的原因而犹豫再三。但很多的社区还是欢迎该公司到来,认为在新亚马逊经济中有一些工作岗位总好过什么都没有。加利福尼亚州另一个经济萧条的城市弗雷斯诺向亚马逊提供了1530万美元的物业退税和75万美元的营业退税,以吸引它前来设立仓储中心,亚马逊当然欣然接纳。通过在德克萨斯州的三个城市开设配送中心,亚马逊在两年内赢得了2300万美元的地方税收优惠。该公司也已经获得了4800万美元的州、县和市财政激励,来在佛罗里达州设立配送中心。

这种逐底竞争,可能会使得这些城市拿亚马逊(或者其它的物流公司)没办法。毕竟,大多数的社区都没有资本与亚马逊讨价还价,以确保工人得到良好的对待。去年,在亚马逊在8月宣布将在北加州的内陆城市斯托克顿设立一个配送中心和创造1000个工作岗位不久以后,我采访了该城市的市长迈克尔·图布斯(Michael Tubbs)。塔布斯年富力强,但还是跟我说,斯托克顿相对于亚马逊没什么权势。“我认为,鉴于斯托克顿目前的失业率是加州平均水平的两倍,它无法对能够前往任何地方的企业提出大量的要求。”他跟我说。莫里斯称,圣贝纳迪诺曾试图提出对经由亚马逊的配送中心的所有商品征收一部分的销售税,但最终却反过来要花钱修建公路,给它的仓库提供保安和消防保护,并且从该仓库得不到任何的销售税。(加州,而不是亚马逊,最终废除了这笔交易。)

正如亚马逊第二总部落户地的争夺战所显示的,竞夺亚马逊工作岗位的其他城市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让步,且担心要是通过任何工资和工作时间要求方面的指令,它们就会与那些工作岗位无缘。“我觉得,地方决策者们通常都非常渴望企业前来投资,他们想要更多的就业就会,但是他们不一定会就这些工人中有多少是临时工、给多少人提供最低生活工资方面的问题制定很多的规定。”加利福尼亚大学河滨分校劳工研究项目负责人艾伦·里斯(Ellen Reese)告诉我。

诚然,如果通过最低工资要求或者其他的劳动法律,亟需就业机会的城市可能就会难以吸引企业到来。但是,它们的另一种选择是,那些企业创造的工作岗位似乎不能给居民带来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这反过来又会影响到当地的开支、住房市场和税基,导致生活水平低下。包括圣贝纳迪诺在内的许多城市都认为,只要能够带来就业机会,就是好的。他们可能很快就会发现,对于亚马逊,这一逻辑并不适用。

当前文章:http://adsl66.com/pt8yevq5qx/index.html

发布时间:2019-04-23 19:22:59

江西卫矛都在哪里买的? 精品卫矛基地,货源充足价格公道 求购紫薇幼苗哪里货源足? 春鹃小苗什么价格? 紫荆小苗今年什么价格? 吉林木槿价格便宜吗? 2月份可以栽植玉簪吗? 紫藤树在广东能种吗? 枫杨树是常绿的吗? 庭院草坪选哪种好?

69137 55350 84929 58412 20977 29960 68075 50198 49206 50866 30493 19247 46660 50276 98921 65544 85502 43522 48331 26297 67599 15034 80039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